当今中国第一民商群体

黄银荣

企业财富:未知截止:2012年

年龄:未知 性别:
婚姻状态:已婚国籍:中国
现居地:新疆
出生地:浙江
毕业院校:未知
所在公司:新疆宝德投资公司
所在行业:金融业

黄银荣简介:

       黄银荣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浙江企业联合会会长、新疆宝德投资公司董事长。他的产业多元,以钢材贸易为主,涉及石油、棉花等多个热点产业。什么赚钱搞什么——看上去很是投机的投资思路,却恰恰是大多数浙商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制胜法宝。

  68年就下海经商,屡遭失败,历经三次创业——黄银荣曲折的创业经历,同样也是一部值得研究的浙商奋斗史。

 一次创业:不安分的创业心

  黄银荣,浙江乐清市(当时还是乐清县)柳市镇上五宅村人。

  早在1968年,黄银荣就开始了他的经商生涯,而他简单的把原因归结为两个字:贫穷。

  黄银荣不是个安分的人,从68年到85年,黄银荣从做小生意到推销员,再到温州一家电器企业的厂长,一路发展的都倒挺顺利的。79年,黄银荣甚至花了两万元建起了一座两层新楼,共500平方米,让全家人搬了进去——这在当时,是难以想像的。

  但不安分的黄银荣却在87年辞去了厂长的职务,在上海搞起了服装生意。1988年,黄银荣到了上海,在淮海路上租了两个柜台,做起了女装生意。

  做电器、机械,黄银荣是内行,在服装上,他却是个外行。看上去商机无限的女装生意事实上风险很大,可没有服装销售经验的黄银荣当时并不了解这一点。

  外行的黄银荣恰恰又赶上了89年的经济下滑,多年来的积蓄瞬间就赔了个精光。

  二次创业:成也钢材,败也钢材

  赔光了的黄银荣一直在谋求东山再起。

  1990年,黄银荣的一位在上海宝钢工作的朋友建议他过来看看,找找商机,他去了。结果,有着敏锐商业头脑的黄银荣一眼就发现了商机:温州做电 器的小厂很多,钢铁薄板是必须的原料。而钢铁厂恰好有大量的二级钢、废钢正愁销路。大家还一窝蜂挤在电器生产上时,我为何不独辟蹊径为他们供原料?

  黄银荣兴奋极了。一个愁买,一个愁卖——他相信自己找到了一条还鲜为人知的致富之路。黄银荣由此踏上了自己的“钢材大王”之路。

  “拉钢材的汽车开始是一辆,后来是几辆,再是发展到几十辆。一车就是20吨钢呀,这些汽车一路由上海浩浩荡荡开过来,一直开到了金炉。”多年以后,黄银荣向记者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仍然兴奋不己。

  因为黄银荣的钢材生意,此后名噪一时的金炉中国铁皮城就此形成——仅凭这一点,黄银荣就足以自傲。

  但好景不长,94年日本地震引起钢价波动,黄银荣判断失误,接连几笔生意亏损,积累起来的几百万身家又就此亏了出去。黄银荣,再次回到了起点。

  三次创业:转战新疆

  黄银荣第二次站在了零甚至是负数的起跑线上,他已赔完了自己的所有资产,如果说还有什么,那只能是银行的负债了。所幸的是,危难时刻,温州老乡 又出手拉了他一把。1995年,黄银荣和德力西集团合作,成立了德力西宝德金属材料公司,他控股51%,算是暂时有了栖身之所。到了96年,黄银荣的一个 朋友告诉他,从哈萨克斯坦经阿拉山口进的钢材不错,可以去看看。“当时我姐姐劝我说,你都48岁的人了,还到那种地方去折腾个啥?”黄银荣告诉记者,尽管 当时反对的声音很多,但他没有太多的选择。96年6月,他只身一人来到了新疆。

  人生地不熟、语言不通、护照难办,这些困难黄银荣都克服了下来。靠着自己的诚信,黄银荣敲开了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钢铁厂的大门。从120吨的小生意起步,短短几年之内,黄银荣的钢材贸易急剧膨胀。

  “97年做了几千吨,98年做到了4万吨,99年、2000年,我一年的贸易量已经超过了十万吨。”黄银荣。在新疆短短数年,他就迈入了亿万富翁的行列。

  商海沉浮造就的风险意识

  “越是处于事业发展的高峰,就越是要注意风险。”在生意场上经历了起起落落的黄银荣,总结出了这么一条规则。而当黄银荣重新能够支配巨大的财富时,他的经营开始变的小心谨慎。

  全国钢铁贸易形势一片大好,钢材贸易也越来越赚钱,黄银荣却感觉到了经营风险:企业完全依赖钢材贸易。钢材价格现在是一路走高,但万一价格下跌,怎么办?

  因此,虽然钢材的行情一路大涨,黄银荣却开始削减自己的贸易量——把原先十万吨的贸易量压缩到了五万吨。

  黄银荣的这一决定救了企业一命——尽管03、04年的钢材价格上涨令企业少赚了不少钱,但这与05年钢材价格的“雪崩”相比,就无关紧要了。

“大 概是从05年4月开始,钢材价格下跌,一吨板材从7000多跌到3800多,一半跌掉了。如果我手上还是十万吨的话是什么概念?好几个亿没了!”黄银荣现 在谈到自己所做出的这个决定,仍然十分得意,“不少企业说我们傻,但结果呢?70%—80%的企业,在这一拨行情中倒掉了。”

  那么,不做钢材做什么?对于黄银荣来讲,这似乎是一个很困惑的选择。

  黄银荣做过棉花生意,但做了一年,赚了几百万就不做了——他认为棉纺这几年难做,风险高;黄银荣也做过石油生意,甚至一度因此成为风云人物,但仅仅一年后,又不做了——石油的垄断以及与国际价格的差距,黄银荣认为风险还是高。

  是风险还是机遇?对于商人来说,这总是一个痛苦的选择,黄银荣也不例外。他向记者坦言,05、06两年,企业都没什么大动作,主要是在思考该怎样给企业确定方向,进行产业转型。而现在,黄银荣的思路开始慢慢清晰起来——仍然做国际贸易,但要把“进口”转变为“出口”,出口对象以中亚、西亚国家为主。

更多内容>>
在新疆的浙商
从事金融业的浙商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

浙ICP备10203078号-2 (c)2012-2013 izhesahng SYSTEM All Rights Reser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