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今中国第一民商群体

袁海忠

企业财富:未知截止:2012年

年龄:未知 性别:
婚姻状态:已婚国籍:中国
现居地:四川
出生地:浙江嘉兴
毕业院校:未知
所在公司:四川新财印务有限公司
所在行业:农、林、牧、渔业

袁海忠简介:

要不是2003年以来,袁海忠忙里偷闲,为了自己的摄影爱好,陆续去了西藏爬珠峰、四川夹金山重走长征路、拉布伦寺庙拜佛,也许他现在还和很多浙商一样,面对着人生的幸福指数“犯傻”。

  “企业家往往是孤独的,待企业做到一定规模时,因为平时忙于工作而疏于生活,导致原有的生活圈子越来越小,有些心里话又无法跟旁人倾诉。企业做得越大,知己会越少。一些商人为了财富而追求财富,最终成了财富的奴隶——往往是家庭顾不上,事业天天有危机感”,袁海忠向记者描述了他眼中企业家的“幸福”状态。“我有时候觉得,浙商在追求生活品质、幸福指数上,真的有点‘傻’”。

  在浙江平湖长大的袁海忠,今年39岁,现任四川新财印务有限公司总经理。他在大学时代就开始迷恋摄影,在工作之余成了“驴友”,常常行行摄摄,但没想到这爱好却转变了他的幸福观。

  孩子们近乎呆滞”的眼神

  清晨,甘孜,零下三、四摄氏度,加上空气中的湿气,袁海忠有种湿冷的感觉。他加紧调整器材,准备拍日出。忽然镜头之外晃出一个小脑袋。袁海忠对这早有准备,随即拿出了一支铅笔和一颗大白兔糖,孩子喜洋洋地接过礼物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但是,袁海忠没有预料到的情景发生了:“啪哒啪哒”,仅仅为了一颗糖,没有穿衣服、连鞋子都没套上、光着脚踩着石子路,整个村子的孩子都朝袁海忠冲了过来,“两包大白兔糖、三大把铅笔眨眼间就被分个精光,我最后还不得不把车上的苹果也分给这些孩子”。让袁海忠这么多年都难以忘却的,是这帮孩子的眼神。“他们看我的眼光近乎呆滞,好像我是从外星球上来的人,这些孩子由于长期不与外界接触,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。在这里,你难以想象一颗糖的价值和一支铅笔的价值,是如此的巨大”。一个快门,一张名叫《融》的照片就这样诞生了,拍的是孩子的眼神,但见证的却是两个世界的差距和文明步伐的不和谐,身处其中的袁海忠从心底里体会到,一位企业家在创造财富之外的社会责任和“大幸福”的分量。

  高原上抗争不息的牦牛

  攀登、攀登、再攀登!袁海忠每前进一步,都是在与自然之魔做着强力抗争,坚持、坚持、再坚持!这位强健的汉子最后不得不将自己的摄影器械,依次丢在山腰、山坡上,以减轻负重,保存体力……这是2003年7月底,袁海忠和杭州的一位驴友,从四川出发,向海拔5500米的珠峰大本营发起了“进攻”。带上两套哈苏、一副三角架、启动越野车,穿上冲锋衣,他们走上了人与自然博弈之旅。虽是盛夏,但大本营最低气温只有零下六、七摄氏度;没有水洗澡,只好把开水瓶里的水倒在冻得僵硬的毛巾上润湿,然后简单地擦个脸;这里人烟稀少,安静得可怕,所见到的人不过十几个。“最终靠着毅力,我爬到了海拔5800米的地方。在和自然的抗衡中,我真正感受到了人类自身的价值”。川藏之旅,袁海忠拍下一张照片,取名为《跋》,它形象地诠释了他攀登珠峰的内在心理:荒漠无垠,绵延不断的沙丘几乎阻断了所有通向远方的平川,在这一片昏黄之中,一头牦牛饥饿、疲惫,正在孤独而又艰难地跋涉。看,前方若隐若现地闪动着一条溪流,只要可能有水草,就要继续跋涉,就要与顽劣的自然斗争到底,即便见不到未来,即便下一步就是陷阱!照片反映出的生灵与自然恶魔的抗争不息,让袁海忠觉得,只要存在奋发向上的生命,本身就是一种幸福,这种满足感完全超脱于商人所追求的物质之外。

  定格在底片上的宗教力量

  2007年的春节,藏历正月十五,西藏大山深处的一片草原上聚集了两千余人,如此壮观的场面吸引了袁海忠将镜头对准这里,不过他心里很是纳闷:冰天雪地,深山僻壤,有的藏民是从山外,驾着摩托骑了几十公里赶来,有的是花了两天时间赶集过来,他们费了如此大的周折,为的是什么?原来,他们只是为了能在这里上午转经,下午坐在地上念佛,听活佛总结一年来的事件(这种活动从每年十月开始,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藏历正月十五,并在这天达到最高峰)。“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,他们对佛仍然能保持这般虔诚,这不得不让你感受到宗教强大而无形的力量。”袁海忠用镜头记录下了这一切,离开西藏后,他心里一直在琢磨:“一个企业要想真正留住人才,最终要靠企业家的个人魅力、品德、个人修养和企业文化,像宗教一样,用一种无形的力量,来感化员工,以德服人。”事业成功、企业稳定,这是袁海忠心中幸福指数的组成元素之一,宗教对藏民的无形管理,启发袁海忠找到了一条接近幸福的捷径。

  这些幸福的体会和幸福观的转变,只是发生在2003年陆陆续续的旅行、摄影之后。在此之前,袁海忠和大多数浙商一样,拼命地追求财富,生活之弦时刻处于紧绷状态。现在回想起来,他有种特殊的感受:“企业家经营企业,在某个阶段会进入一种误区——赚钱了,就希望越赚越多,当然,这没有错,但这样容易失去自我,成为金钱的奴隶。因此,除了金钱、地位之外,要寻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自傲的东西,比如理想、爱好,通过它们慢慢地释放自身的压力,从中得到精神的满足。”

  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袁海忠,现在觉得幸福指数不仅仅包括事业上的成就感,还包括家庭的和睦、个人理想和爱好的实现。“做企业家中最优秀的摄影家、摄影家中最好的企业家”是他的理想。“2006年以前,我在拼命工作,创造生活;现在,我给自己的目标是快乐地工作;再往后,就是快乐地生活。除了摄影外,我还打算租块地、建个农庄,做个幸福的普通人。”

更多内容>>
在四川的浙商
从事农、林、牧、渔业的浙商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

浙ICP备10203078号-2 (c)2012-2013 izhesahng SYSTEM All Rights Resers Reserved